无可奈何哎呦呦

编故事

长夜难安10

        童屿跨进门来,看见长安的样子,明白他也是把龙隽错看成了谭仲。 


        长安稳了心神,对着龙隽一笑:“手滑罢了,哪里就病弱不堪。” 


        龙隽不管下人正在床前收拾碎片,径直往长安的床上一坐,上下打量一番,“三年不见,你还是这么瘦!”说着伸手去掐长安的脸颊。 


         长安急忙低头去躲,一下又咳嗽起来。 童屿和岳林对视一眼,一个上前扶住了长安,一个劝龙隽起身坐到窗边的椅子上。 


        龙隽有些担心:“长安,你不要紧吧?” 


        “路上赶得急,船上受了点风寒而已,没有大碍。”童屿一边接了水递给长安,一边回答龙隽。想起长安未见拜帖,尚不知道龙隽便是云战尉祉俊,转而又对长安讲话:“长安,你可知道龙隽的真正身份?” 


        长安止住咳嗽抬起头来,认真去看龙隽。阳光从窗外射进来,照在龙隽背后,显得脸上轮廓清晰,五官却笼在逆光的暗影之中,居然更像谭仲!一时恍惚起来,只微微摇头,算作回答了童屿。 


        龙隽不知长安的心事,抢着拦住童屿,“阿屿哥哥你别说!我自己告诉长安。”一边拉了岳林也在旁边坐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家父是镇守云州的肃王,我在家中叙齿第五,本名祉俊。当初我用假名投考少年营,是父王不许我招摇,不是存心欺瞒。” 


        长安果然睁大了眼睛,“肃王之子?北军素来治军严谨,又驻守云州重镇,你为何要来叶家军?” 


        龙隽撇了撇嘴:“我家兄弟多,算上叔叔家的,我都排行十一了!哥哥们都在北军,被父王和叔叔们严加管教,整日骑马练兵,我可不觉得有什么好。你不知道,我从小听着叶家军的故事长大,对叶家军仰慕得很。那时候听说叶家军打仗都是驾着海舰大船出海,船坚炮利打得海寇望风而逃;还听说叶家的将士水性极好,能在海浪里打滚,有一次就是潜下水去凿沉了海寇的船,获了大胜。我那时常想,一定要到叶家军见识一番,看看大海和海舰大炮。还有你,我总想见你一面,与你好好结交一番,哪怕只在沙滩上骑马也好。”龙隽说的眉飞色舞,仿佛回到了少年时代。


        长安诧异:“为何单单要见我?”


        “你比我大一岁而已,已经有安澜侯的爵位在身,我当你是少年英雄,神勇无比。”看着半倚在童屿身上的长安,龙隽慨叹一声:“谁知道你瘦的像个猴子,力气还没我大!”说得几个人都笑了。
        龙隽又说:“叶家军招募少年的事发了军报,我那时还小,无意间听哥哥们谈起,一下就动了心。我鼓了好大的勇气去求父王,没想到父王竟然答应了,还从王府影卫里选了岳林陪我,派人将我们送到叶家军营。若没有父王的书信印鉴,我们假托的身份一查就会露馅。”


        长安和童屿双双点头,少年营招收的都是身家清白之人,需有村族保荐,县衙查证户籍,州府复核清楚才能参试。
        龙隽接着说:“不过,靖海侯对少年营十分看重,父王的书信只能保我们参试,却不保我们入选。所以嘛,我入得少年营也是凭自己本事!”说着咧嘴笑了,十分骄傲。龙隽本就五官俊秀,此刻灿然的笑容挂在脸上,仿佛天神一般,将所有人辉映一亮。


        长安不知不觉受了感染,想起恣意的少年时,面上带了微笑,眼中也迸出光芒。 


        龙隽见了,突然语塞,顿了顿才开口:“长安,你笑起来真好看!”



(^O^)今天不虐,轻松一下!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