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奈何哎呦呦

编故事

长夜难安11

“你说什么疯话?”长安大笑不止,一时又咳起来。

龙隽有些不好意思,左右看看,把话题转到岳林身上,“哎,你们还不知道吧,大师兄已经成亲了,就在正月里,我还好好地喝了一场喜酒呢!”

“那真要恭喜大师兄了!”童屿并没显出意外的神色;长安也咳着说,等养好了病,和童屿一起讨杯酒喝。

龙隽又问:“阿屿哥哥,你什么时候娶春丽姐进门呢?”

“待圣上巡视事毕,我便回去成婚。”童屿平静地回答。

长安倒有些意外:“阿屿哥哥,你怎么就要成婚了?一直没听你提起……”

“我与春丽早就订有婚约,家父原本要在我结业时便操办婚事,未料先帝驾崩,禁了嫁娶之事。如今已过了三年,自然该娶她进门。”童屿平淡说来,却低垂了眼不去看长安。

龙隽点头:“阿屿哥哥都二十一岁了,早该成亲。长安你呢?先前你祖母订下的林家三小姐今年及笈了么?”

长安心中一痛,仿佛看见谭仲站在面前,面带嘲讽又有些凄然地说:“安澜侯总有一日要迎娶侯夫人,不知侯爷到时会把小人置于何地?是在床边递水呢,还是外间值夜?”

童屿见长安不语,便代为回答:“林小姐今年才十四岁,尚未及笈。”

龙隽哦了一声,又嘀咕一句:“这么算来,定亲时林小姐才十岁吧?叶家祖母怎么定下这么小的孙媳妇?”

童屿微微侧目,想起那时长安对自己说,祖母要给他定亲,他却另有心上人,颇有些烦闷。喝了一夜的酒以后,长安想出个法子,因为祖母疼他,允他从几家小姐里选个中意的,索性就挑个最年幼的,可以拖上几年。

这种治标不治本的法子,童屿很不赞同,劝长安去向长辈说清楚,叶家本不是贵胄世家,也许能打破门第之限,成全长安的心意。况且不论与谁成亲,总还可纳妾,把喜欢的人收在身边也就是了。

长安却说无关门第,那人也万万不会做妾。

童屿觉得有些不对,心中不合时宜地跳出一点微末的期盼,以为长安发觉了自己的痴念,进而也有了同样的心思,一时面酣耳热,未敢深问。

后来听说叶老太太本来选了林家二小姐,最后却定下更小几岁的三小姐。又过些时日,亲耳听到了流言,又瞧出了长安与谭仲的异常,这才明白过来。不久父亲说要给自己定亲,便一口答应下来,全凭父亲做主。

眼下龙隽的疑问其实牵涉到长安和谭仲之事,童屿不好说破,只默不作声。长安苦笑一下,又不好解释太多,只能含糊其辞:“那小姑娘看着挺活泼可爱。”

龙隽哈哈大笑:“原来你早就看上了人家,这几年都在等她长大!”转而又对谭仲说,“我还记得春丽姐的样子,却不曾见过长安喜欢的小姑娘,等随圣驾到了叶家军,我可得想个法子去林府走一趟!”

童屿摇头:“你又胡说!即便去了林府,你又怎可能见到人家的小姐。”

几个人互相打趣,一时间嬉笑不已。李嬷嬷在外间听见长安开怀,甚感欣慰,吩咐厨房备了菜。

天色渐晚,龙隽果然不肯走,拉着岳林留下吃饭。长安精神大好,命人将桌子摆进房来,四人一起晚饭,龙隽自拉着童屿喝酒,长安也喝下一碗粥,吃了些小菜。

饭毕,龙隽仍不想走,一时要与长安抵足而眠,一时又要在房中拉条绳子睡在上面。童屿和岳林连哄带劝,终于将他拉出门去。走出中庭,仍远远地喊:“长安,你且好好休养,明日我还来看你!”

童屿送走两人回到长安房里,低笑一声:“这个龙隽,怎变得如此话多?”

长安已盥洗完毕,精神有些不足,喃喃回应:“他还是话多些好。他不说话的样子太像谭仲,我不习惯。”




ᶘ ᵒᴥᵒᶅ 我没把龙隽写成小宝吧?笔力不够,千万不要跑偏啊!

评论(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