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奈何哎呦呦

编故事

长夜难安14

  自西南军攻入南藩国首府,叛王见大势已去,便在王宫内放火自焚。楚帅麾下仍与叛军残部厮杀,未予扑救,火势渐渐蔓延殃及民宅,竟使南州半城大火。混乱中,叛王的长女琳琅郡主与几名护卫携了小世子逃出城去,欲从水路逃往雀崖。幸而被谭仲发现,率叶家军夺了民舟于水路追击,终于将郡主、世子截获,不曾逃脱。


  雀崖乃南藩旧都,依翠屏山而建,山下水路纵横,易守难攻;又是王族宗祠所在,仍有兵力驻守,倘若世子逃脱,进而拥立为王、继续与朝廷为敌,难免陷入胶着,兵戈纷争不止总非益事。是以此次谭仲立下大功一件,有楚帅保奏,获了圣上嘉许,已经升为参将。


  龙隽看完军报,直称赞谭仲有勇有谋,又赞叶家军水战无敌;长安却在担心,不知乱军中谭仲是否受伤。


  “倘若他受了伤,军报上必会提及。如今只字未见,显然平安无事。你何须担心?”龙隽劝慰道,“以前只知道你关心阿屿哥哥,原来你对谭仲也很上心。”


  长安微微点头,都是从军之人,读惯了军中邸报,自然知道分寸,刚才只是关心则乱。待听到后一句话又稍有不安,担心龙隽把自己和谭仲的事瞧出了端倪。


  龙隽浑然不觉,放下军报,又瞧一眼窗外摇曳的春意,忍不住说:“大好春光正是踏青之时,我们何苦闷在房里,不如趁这几日去东都城外走走,圣驾一到可就没这么逍遥了。”


  长安刚得知谭仲的好消息,又将伴驾前往西南,自然会见到那人,心情一时大好,被龙隽这么一说,也动了玩心,只是几件事尚未办妥,便开口拒绝。


  龙隽却不死心,“我父王在城外罗霞山中有一处别院,是先帝所赐,景致不错,还引了山中温泉水入内。你身体初愈,不妨泡一泡,大有裨益。我带你和阿屿哥哥同去,咱们也学学文人雅士,汤泉流觞、踏青赏花,误不了事。”龙隽提到童屿,忽然想起这几日与他见得甚少,见面也只招呼几句便匆匆离去,“对了长安,阿屿哥哥近来怎么老躲着我?”


  长安心中苦笑,他哪里是躲你,分明是躲我!此事不便明言,只轻描淡写地说:“阿屿哥哥自有公务,怎能整日陪你闲话。”


  “你又不是只带了他一个文官,那些衙门往来的琐事,何必他亲自去办?咱们好久不曾相聚,便让我做一次东嘛。你若再不答应,我就将你绑在马上,强驮了去!”说到最后,龙隽已带上了无赖的腔调。


  长安几乎忍俊不禁,点头答应,“明日一早,我和阿屿哥哥同去府上。”


  “何必明日?只咱们三人,不必特别预备什么,现在动身便是!”龙隽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不等长安说话,已转头叫旁边的军士,“快去请童大人来!就说安澜侯和云战尉有要事相商。”


  长安挥手示意军士,去寻童屿。



评论(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