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奈何哎呦呦

编故事

长夜难安15

片刻之后,童屿走进理事厅,十分规矩地向长安和龙隽行礼,以官职相称。

龙隽感到有些诧异:“阿屿哥哥,你这么说话,我还真不适应。”

童屿肃然垂首:“此处是侯府理事厅,便与官署一样,自当如此。”

龙隽挑了挑眉,学着童屿的腔调说话:“安澜侯已答应随我前往罗霞山,你速去准备,即刻动身!”

童屿抬头,把询问的目光对上长安:“不知去罗霞山是何公干?”

叶长安看一眼童屿,又扫一眼正襟危坐却歪了嘴角的龙隽,回答道:“我刚答应了龙……呃,云战尉,去那个,看他收藏的军阵图,这就出发。”

童屿明明听出长安随口扯谎,仍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说出几件未办妥的事来,请安澜侯先做决断安排。

长安和龙隽对视一下,抑住笑意,命童屿将几件衙门往来的公文交给下属,又安排府中管事去办琐碎事务。趁着长安交代,龙隽也派随侍先去别院准备,至于云战尉日间的公务,早安排了岳林去做,倒不必操心。这边长安叫童屿备马一同前往,“侯爷伤病初愈,恐怕不便骑马,还是坐车吧。”童屿略一思索,已是答应了。

长安下意识地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腿,伤口虽然已经愈合,但几十日卧病在床,双腿细瘦不似往日强健,近几日出门均是坐轿乘车,不曾骑马,“就按你说的备车吧。”

稍顷准备妥当,一行人出了东都城,向罗霞山而去。

春日暖阳微风,肃王府的侍卫骑马在前引路,龙隽和童屿骑了马,伴着长安的车缓缓上山。车窗敞开,露出长安的半张脸:“阿屿哥哥,你今日可曾看了军报?”


“属下尚未看过。”

“这里又不是靖海侯府理事厅,你就别属下、侯爷地说话了!”龙隽在旁插嘴,“前些时候还不是这样呢!几天不见你人影,说话都不一样了。”

童屿微微一笑,转头对龙隽说,“圣驾四日后便到东都,这些天公务缠身,怠慢了你。”又对车里的长安问,“军报怎么说?”

“谭仲在西南立了功,已经升职做了参将!”长安的声音掩不住喜悦,“他去了那么久,什么消息都没有,害我白白担心。”

童屿垂了眼帘,“谭仲向来勇猛胆大,在战场上倒是比在叶家军中更能施展本领。”

“不错,阿屿哥哥你真是我的知音!”长安自顾说着,没有留意到童屿脸上已隐去了笑容。“当初他决意要走,我们还为此争执一场,现在想来是我错了。好男儿自当成就一番事业,对上报效朝廷,对下光耀门楣,有这样的志气,才有远大的前程。在叶家军做我的下属,定不能晋升得如此快。我不该为了一己之私……”长安忽然停下,迅速瞄了一眼龙隽,看他并未留意到自己差点说漏嘴,才放了心。“谭仲在军中已是我的左膀右臂,他去西南军效力,我真舍不得,险些误了他的前程,哈哈,哈哈。”

“过几日到了西南,我可要好好看看谭仲!”龙隽不明所以,“三年不见,他倒先升了参将,比我的职位还高了。”

“天道酬勤,我认识他八年,没一天不见他用功。”长安的眼神从车内飘向远方,仿佛罗霞山巅就是那个人。

“若非如此,他一个农家子弟怎能有这般成就。”童屿也开口说话,让长安连连点头。

自从见了军报上谭仲的消息,长安心里的欢喜就漫溢出来,只想让更多的人知晓、称赞;倘若是不认识谭仲的人,只不过能附和几句,不会有中肯的评议,所以忍不住要让童屿知道,听到他对谭仲的肯定。因此这一番话说下来,童屿、龙隽这两位旧日同窗都对谭仲称赞有加,让长安心里更是舒畅。


(◐‿◑)
长安:我对象就是好,你们都来夸一夸!
童屿:我自己跟自己吃醋也是醉了……(都是分身之一,待遇大不同)
龙隽:我不是小宝不是小宝不是小宝!

评论(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