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奈何哎呦呦

编故事

长夜难安16

罗霞山并不太高,山腰以下山势平缓,显得主峰孤耸。
龙隽骑马跟在长安车旁,嘴上片刻不闲,一时让长安看沿途杏花桃红、海棠樱桃,一时又让长安看蜿蜒溪水、赤色山石,后来索性讲起别院的来历:“前朝末代帝王沉迷修道,让国师带着一班术士遍访名山,寻觅最适炼丹之所。那国师到了罗霞山,见到山体通红,孤峰突兀,林间又有泉眼,便选了此处修建庄院,山顶建铜人承露,又引冷、沸、温三泉入园,开炉炼丹。前朝皇帝也时时来此辟谷修炼,把罗霞山上下整饬成了皇家御苑,东都也因此兴盛。”
长安点头,“这是朝野皆知的事。”
龙隽又说:“我朝开国后,此处荒置多年。直到二十年前,先帝大封功臣,把它修整一番赏给了我祖父,倒与封你安澜侯的爵位是同时。”
长安一笑:“原来如此!怪不得你一定要我前来。”
一行人不多时便来到肃王别院,仆从已在门口迎候。别院依山而建、回廊曲折,草木花石布局精巧,楼台庭院又含玄机。相比之下按规制建成的叶家侯府简直就是官衙。
龙隽颇有些得意地携了长安、童屿去看自家汤池:“罗霞山本是火山,朝中显贵在此处的别院都引了汤泉入内,我家却是唯一一处引入三种泉水的。前朝营造技艺与我朝不同,那泉池也造得甚巧妙。”
果然看见三处涵闸,泉水沿着山石砌成的窄渠蜿蜒而入,一支水汽蒸腾,白雾渺渺,显然是沸泉;一支色泽暗沉,泠泠作响,长安蹲身一摸,触手冰冷;剩下的一支便是温泉。
水渠末端是个大殿,三支泉水都引了进来。入殿的主渠笔直,又分出宽窄不同的支流,在地上盘绕,汇成大小不同的汤池七个;池子另一侧各有出水小渠,最终汇集为一支主渠,排出殿去。
龙隽伸手指点:“第一个池中只引冷泉,水温最低;第二个池中是冷泉与温泉交汇,你看这两个泉水入池处,都设了小闸,闸门启闭不同,入池的水量便不同,汇出的水温可冷可热,倘若温泉闸全关,便又是一个冷泉池。那边最大的池,是三泉皆引,也有水闸控制,道理与这个相同。”
长安和童屿初见如此规模庞大的泉池,又听龙隽说池中水温可变,都觉得十分新奇。长安细看那小闸门两侧立柱滑道,还有刻度和卡槽,启闭精准。童屿抬头环顾,殿中三面墙边都筑有玉台,台下抠了暗格,与军中药庐有些相仿,果然曾是制丹所在,“前朝丹药奥妙,原来制作丹胚时便想到了控制水温。”
龙隽笑道:“前朝国师费尽心力,却方便了咱们泡汤泉!”说着命人调试池水,又将酒馔摆进殿来,自己脱了衣服,选个温热的池水,浸入其中。“长安,阿屿哥哥,你们也下来!”
长安挨个试试水温,选了龙隽旁边的泉池,也除尽衣物,跨入水中坐下。抬头却发现龙隽盯着自己,随手掬一捧水扬过去:“你看什么?”
“长安,你怎么瘦成骨架子?看你跨步,我都担心你腿会断。还有,你腿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长安低头看一眼自己,胸骨肋骨根根凸显,果然是皮包骨;腿上的伤痕有寸许长,缝合过的针脚也留了疤,像一只红色的蜈蚣趴在腿上。抬头仍对上龙隽探询的目光,便随口搪塞,“我出生时便是早产,先天不足,不像你生来强健。之前又病了些时日……这伤是我不小心……”
龙隽感慨:“在少年营时,你虽然骨架瘦小,筋肉也练得不错,现在的样子反倒不如小时候了。”又欠身起来,细看长安浸在水下的腿:“你这也太不小心了,什么样的匕首,让你把自己伤成这样?”
长安想起在海舰上心绪钻进牛角尖、黯然自伤的情形恍若隔世,又见龙隽已从伤口的样子看出了真相,便十分坦诚地说:“那时候,有些事想不开。”

ಠ_ಠ可控温的温泉♨️,我努力了……
貌似写成了澡堂的给排水设计——这仨人其实是在实验室泡温泉吧?
长安必须脱!让我们看看排骨架(≧∇≦)
龙隽不是小宝不是小宝不是小宝!

评论(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