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奈何哎呦呦

编故事

长夜难安22

        见长安这副样子,童屿满腹的话说不出,唯有不痛不痒地劝上一句:“你,以后别喝这么多酒了……”
        前面的龙隽本已松了缰绳让马缓缓走着,大约听见两人对话,头渐渐垂了下去,连肩背也不那么挺直。忽然纵马向前,竟甩掉旁人径自回城去了。
        长安见他绝尘而去,急忙对童屿说:“阿屿哥哥快去跟着,别让他出事!”声音里掩不住的关切焦急。
        童屿来不及多想,策马去追。在北军历练三年,龙隽骑术已比他好得多,北疆良驹也远胜叶府的马,追了一路,直到城门外龙隽收了缰绳,童屿才得以赶上:“龙隽!你,没事吧?”
        龙隽看着匆忙追来的童屿,咧嘴扯出一个笑容,“来了东都许多日子,都不曾让这马跑起来,进了城又不能跑了。一时兴起,阿屿哥哥不必担心……”
        童屿心说,你笑得比哭还难看,怎么不叫人担心?面上却不敢带出什么。
        两人并骑入了东都城,龙隽回头望见长安的车仍在远处,犹豫了一下说:“阿屿哥哥,我先回府了。长安那里,你替我说一声。”
        童屿也不追问,只点头答应,龙隽几乎落荒而逃回府去了。童屿心中不由生出几分感慨,自己当年与长安并未有过实质接触,尚且难以面对,躲了长安很久;昨夜的事阴差阳错,落在懵懂少年身上,难免心中困扰。幸好长安酒后不记得这事,自己也可装做无事。
        在路旁等了长安的车来,童屿轻描淡写,直接拿了龙隽的话来用,“他许久不曾跑马,一时兴起跑开玩玩,如今已回府了。”长安盯着他叹了口气,开口说的却是“咱们也回府吧。”
        长安的态度让童屿生出些疑心,莫非他也记得昨夜的事,只是不敢面对?毕竟不好随便探询,只能在心中揣测。一行人沉默无语,车马向叶家的靖海侯府而去。
        回府不久,那丁管事来了,说长安的姐姐请他过府一叙。病愈后的这些天等着迎驾,长安不曾抽出时间,昨日推掉事务却去了肃王别院,想来也有几分惭愧。于是安排童屿处置一应事务,自己换了衣服去看望叶欢。
        刚一见面,叶欢便递给长安一支木盒,神色颇有些得意。长安打开一看,木盒中装着三只小小的弩弓,比手掌略大,机簧泛着暗光,忍不住惊呼:“这,这是微星连弩?姐姐,你居然做成了!”
        “这是弩匣,你先试试。”叶欢说着教长安取出一支弩弓,将弩匣装上。见弩匣中装有七支小箭,又引得长安惊叹,“七弩连发!姐姐你做成了七星连弩?”
        叶欢笑了:“不错,我总算完成了母亲的遗愿。”
听姐姐提起母亲,长安眼睛微红,幼年时常见母亲绘制图样,想把军中大弩缩小,最终制成的弩弓有小臂长短,携带仍稍嫌大,且只能连发五箭。如今叶欢制成的连弩,尺寸缩的更小,弩匣中又加了两箭,着实不易。
        被叶欢拉着走进庭中,长安用准星瞄了庭中树扣动机簧,弩箭连环射出,悉数没入树干。叶欢笑说:“不枉我这些天赶制,总算在你出发前做成了。你此去伴驾,西南那边战事初定,只怕仍不太平,虽然只来得及做成三支,你带上防身也好。”
        长安谢了姐姐,又将弩弓和箭匣仔细检视,心中暗想,“三支弩弓,给谭仲一支,龙隽一支,自己一支倒是刚好。”
       待回到侯府,见理事厅中灯火通明,童屿伏案写着文书,长安这才发觉自己竟未想过阿屿哥哥!手中的木盒,忽然重似千斤。仿佛做了亏心事一般,长安绕过理事厅回房,将连弩收了起来。


(*^_^*)给这几个人加装备,连弩是我想象的古代🔫。还有上一节阿屿哥哥职业病发作,收起来一小瓶春药,以后情节要是用不上就是我忘了安排^_^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