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奈何哎呦呦

编故事

长夜难安25

发布以后回头重看,一定会修改几个字,我这也是病!


-------------------------------------------------------


  饮宴直到夜深方才结束,龙隽被帝王留宿行宫,长安乘了轿子回府。


  夜风吹起轿帘一角,带进清凉花香,长安不由想起龙隽酒后的脸庞,带着微微粉红,“面如芙蓉”四个字跳进脑海,“长了这样的脸,却并不显得女气。兴许是那对剑眉,才让他英俊非凡。”长安想着手指微动,下意识画出那眉的形状,“还有嘴唇,薄而棱角分明,跟谭仲完全不同……”心念转换间,别院汤池玉台上的那一幕猝不及防闪现出来,长安的手指一下停住了,深深的愧疚又袭上心头,既有对龙隽的,还有对谭仲的。


  回到府中,长安发现童屿仍坐在内厅里等他,“阿屿哥哥,怎么还没去睡?


  童屿微笑着举起手中的药盒,“你的伤处还要上药。”

  “阿屿哥哥把药给我吧!以后我自己上药就行。虽然在少年营没怎么学好医技,这点小事还是会的。”




  “你自己只会随便涂一涂,我给你上药还能加些按压的手法,也许伤疤好得快些。”童屿说着和长安一起进了房中,命人打了温水进来。


  长安脱去外衣,解了伤处的缚带,看见童屿认真的神情,开口说道:“其实,男人有个伤疤也没什么,况且是在腿上。我都不在乎,阿屿哥哥也不要太在意。”


  “你的伤是我治的,我只想把它彻底治好不留痕迹,免得被人耻笑医技不精。”童屿仔细擦掉旧药,一边细细涂上新药、按压伤痕,一边心中暗道:“你这为了谭仲自伤的疤痕,还是去得干干净净才好!”涂完药又闲话几句,童屿起身离开。


  长安躺了片刻仍睡不着,想起叶欢做的三只连弩,“不如明天拿一只给龙隽,他也许会喜欢。就算是我给他赔罪吧。”于是下床取出一只连弩,把七支弩箭装进箭匣,安装调试一番;又找了一个小巧的盒子,另装上一些弩箭。做完这些,长安满意地睡了。


  第二日,长安奉命入行宫,身上不能携带兵器,想着见到龙隽后约他过府来,不料只见到了兵部的羽林副将,而龙隽陪在御前不能相见。长安知道此次巡检军务,自己和龙隽均有职责在身,还要赶在帝王行辕开拔前筹备妥当,也不强求一时,自去领了兵部和礼部的安排。准备好的微星连弩收入行囊,等择机另说。




  时光倏然,长安再见到龙隽,已是帝王起驾之日。安澜侯和云战尉奉天子亲诏而来,被安排在皇帝车驾近旁。龙隽穿了云战尉的战甲,骑着北疆骏马,显得高大挺拔;长安也披了叶家军袍骑在马上,只是前些时候伤病损耗太大,勒紧了胸甲军带更显得腰身细瘦,明盔下的脸只剩窄窄一条,下巴像刀削过一般。

  龙隽看见长安的样子还是吃了一惊,策马来到他身旁,关切地说:“几天不见,怎么越发瘦了?可受得了整日骑马?”




  长安笑道:“我哪里像你说的那么虚弱?我这几天吃得多、睡得好,不知道长了多少肉,被盔甲遮了而已。”忽然想起行囊中的连弩,又说:“我见兵部和礼部合拟的行程上,今晚不住驿站行宫,而是在外扎营。咱们营帐相邻,晚上我去找你。”





评论(3)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