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奈何哎呦呦

编故事

长夜难安27

        “龙隽!”长安脱口呼唤,童屿也闻声回头,帐门仍在抖动,已不见了龙隽的身影。
        长安起身欲追,被童屿手上加劲按住:“你自己缚紧伤处,穿好外衣再出来。我先去看看!”说完随便用布巾蹭一蹭手,追了出去。
        龙隽的营帐就在近旁,童屿追到帐前,也顾不上礼节,直接进了帐去。正看见龙隽朝着地上的小几狠狠踢去,小几被他一脚踢翻,茶壶茶碗落地摔得粉碎。
        “我方才在给长安换药,你可是有急事找他?”童屿只一句话就让龙隽定在了原地。
        龙隽面色尴尬地转过身来,不敢对视童屿,半垂着头回答:“是长安说,今晚要来找我。我在营帐里等了很久不见他来,才过去找他。”
        童屿平静地说:“长安穿了外衣就来。你这里,叫人收拾一下吧,免得夜里不留神割伤了。”
        龙隽想到自己的失态,犹豫一下还是抬头对上童屿的眼睛:“阿屿哥哥,我也不瞒你,自从上次在罗霞山……阿屿哥哥,你是知道的……自从,自从那次,我就像中了邪,每天都想着长安……”龙隽断断续续地说着,脸上泛起红晕,又低下了头,“我明明知道,他是误食了丹药,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可我就是放不下。他对我也许就像弟弟一样,我也想像哥哥一样对他,可是每次他对我笑、照顾我,我总会多想……”
        童屿静静听着,龙隽的眼睛里渐渐蒙上了一层雾气,犹自说着:“我每天既盼着见他,又怕见他。见不到他,我就会猜他在哪里、在做什么,哪怕远远看他一眼也好;可是一见到他,我就心慌得想躲起来。看见他与身边人有说有笑,我恨不得把那些人都赶走……阿屿哥哥我一定是疯了!我从没像这样挂念一个人,又不敢让他知道。”
        童屿心有戚戚叹了口气,同样的话在自己心中藏了很久,始终不曾对任何人说过;如今听龙隽说出,不由感慨他的勇气。但转念一想,龙隽恐怕也只有胆子对自己说说,在长安面前还不是一字也不敢漏?
        “方才,见你那样跪着,长安又没穿外衣,我一时糊涂了……”龙隽声音低得快要听不见,懊恼的意思倒很明显。
        童屿明白他误会了什么,不愿他难堪,想了想说:“长安就快来了,若问起来,你只说是怕妨碍他换药才避开的。其他的,也不要多说了。”
        话音刚落,长安果然到了,在帐外叫着:“龙隽!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来!”龙隽和童屿刚来得及整了表情,长安已进来了。他对帐中的一地狼藉视若无睹,举起手中的东西,笑着对龙隽说:“早想把这个给你,不料接驾事多,险些忘了。”
        “这是什么?”龙隽好奇地问,童屿也被吸引了目光。
        “是大姐刚刚制成的微星连弩,并且是七弩连发。”长安面有得意之色,“你最擅弓马,特地拿一只送给你。这东西可以随身带着,遇敌时近身连发,任他功夫再好也难活命。”说着就给龙隽演示起来。
        龙隽从未见过如此小巧的连弩,想来是叶家大姐的心血,推辞道:“你伤病刚愈,身体尚未复原,这微星连弩还是你带着防身吧。”
        “我还有一只,这个是专门送你的。”
        听见长安这么说,龙隽转眼看到童屿,自然地问:“阿屿哥哥呢?”
        长安抱歉地对着童屿一揖:“阿屿哥哥对不住,大姐一时做不出这么多,等回去再给你补上。”
        童屿说声无妨,龙隽已喜上眉梢:“这个连弩,是只做成了两只么?”
        长安其实已在帐外站了片刻,把龙隽的心里话听了大半,此时只想哄他开心,顺着答道:“不错,只有两只。”

评论(7)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