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奈何哎呦呦

编故事

长夜难安28

  童屿在旁,不出意料地看见龙隽心花怒放的样子,努力抿着嘴不要笑得太大。那样子有些刺眼,借口时候不早,劝了长安离开。

  龙隽独自留在营帐中,握着小巧的连弩仿佛得了一件信物,爱不释手地摆弄了半天,又在自己身上来回比量,想要随身带着,却拿不定主意放在哪里才最妥当。看到小小的弩箭在灯火下泛着暗光,用手比了比,觉得长度与发簪相仿,忽然灵机一动,抬手抽去发簪,用一支弩箭重新束了头发。

  长安回到自己帐中,想着龙隽方才接了连弩的高兴样子,心中也十分轻松,一边脱掉外衣一边对跟来的童屿说,“阿屿哥哥,你也早些回去睡吧,明日还要早起呢。”

  “不妥。”童屿吐出的两个字让长安摸不着头脑,疑惑地应了一声“啊?”

   “你对龙隽,还是不要这样亲密才好。”童屿认真地回答。

  “阿屿哥哥是说那连弩吗?前些日子我在病中,他陪我那么久,总该谢谢他。我对他,和对你是一样的,都是兄弟嘛!实在是大姐没有赶制出更多,才没有给你,回去一定补上。哈哈,哈哈!”长安心中有鬼又要佯装无事,故意爽朗大笑。

  “龙隽对你,未必只是兄弟。”童屿对着长安微微一笑,眼神里是看穿一切的了然。

  长安静默下来,实在难以开口承认这些日来的心思,戏已演到现在,索性死撑着继续下去。
  好在童屿并不期待他的解释,也不追问,只是认真地规劝:“龙隽也是个死心眼的,你对他一分好,他便在心里领你十分的情。当初少年营时他还年少,回去北军三年听说被肃王管得甚严,至今还没有订亲……”童屿顿了一下,原本不想说得太直白,又怕长安领会不到或者继续装傻,终于狠心道:“你不要把他,变成另一个谭仲!”
  长安一脸震惊地望着童屿!虽然心知肚明那些事瞒不过他,但因童屿向来思虑甚多,自己不提他也不会主动说起,甚至常常甘做幌子给自己台阶下,于是一直自我安慰继续做戏,没料到今天会如此直截了当地说破!那提起的,不只眼下的龙隽,还有曾经的谭仲……只张口结舌,不知如何应对。
  童屿见他不语,犹自说道:“你在明州叶家军怎样胡闹,总有靖海侯护着,但龙隽是肃王之子、北军战尉,大哥也护不了你。况且肃王未立世子,他兄弟间难免暗中相争,你不要 一时糊涂,误了他的前程……”
  长安死死盯住童屿,眼中泛起一层薄雾,雾光中又看见几月前谭仲的脸:“我是农家小子,入得叶家军来也想一展抱负,光耀门楣!但你可知别人背后怎么说我?我每次血汗换来的功劳在别人眼中却是攀附于你所得,你可知我的痛处?你是侯爵之身,无论怎样对我都是栽培、抬举,可我不愿只做你身后暖床之人!”犹记得自己气急反问:“你原来是这样看待我的真心?”谭仲却坚定回答:“属下蒙安澜侯错爱,如今已经醒悟,不可一错再错!大丈夫自当沙场建功,求安澜侯准属下离开叶家军,另谋前程!”
  “原来,你们都是这样想……原来是我错了吗?”长安低低地说,眼中的薄雾终于凝聚成泪,滴滴落下。

评论(4)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