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奈何哎呦呦

编故事

长夜难安32

  长安虽早有爵位在身,但家中仆从都是长辈安排;始终伴在身边的童屿更像兄长,照顾周到却不会言听计从。像谭仲这样,将他摆上侯爷地位、把自己放低的姿态,却是第一次见到。清清嗓子说道:“你若忠心,我亦不负你!”说话间不由自主地挺直身板,俨然是有了心腹之人的侯爷;只是心中得意,眼中也露出笑来,全无侯爷的严肃威仪。


  长安略一挺胸的细微动作配上单薄的身体,还有因笑眯起的眼睛,透着十足的天真,让谭仲心中仿佛被猫爪挠了一把,微微痒了一下。

        压下心中那一丝异样,谭仲问:“那你何时恢复身份?”

  “当然是明年结业大考之后。我定要拼得前三名,才有脸面在叶家军中任职。”大哥靖海侯安排他入少年营,其实不止为学业历练,同训的几百名少年,日后都是叶家军的精锐,趁大家心思单纯时置身其中,凭成绩优等便能建立最初的威望;等真正入了军职,有同训的情谊铺垫,易于带出一支忠心的队伍。长安此时只是隐隐有点明白,更多的还是少年好胜心切。

  谭仲在旁也鼓起斗志:“我也要争个优等,将来担得起一句‘强将手下无弱兵’,免得给你丢脸!”言辞间已向长安表明了追随之意。

  自此之后,长安与谭仲更加亲密,将他视作自己收服的心腹。海训船队离了永济岛,沿着海流向南航行,少年们在船上练习辨识风向、海流速度,相应扬帆掌舵。长安知道这是操控舰船的关键所在,自己加倍用心之外,又时时提点谭仲。

  谭仲用功不减,又添了长安从旁指点,进益很快,到海训将尽时,考校排名已接近优等。待船队返回明州,少年们被教头依据各自专长重新划分为海战、陆战、文官、军需四队,长安和谭仲进了海战队,岳林和龙隽去了陆战队,长宁入了军需队,而童屿却去了文官队中。



  回忆至此,长安望着童屿说道:“我始终不明白,依你在少年营的成绩,明明可以上船海战,为何教头将你分去做岸上的文官?”

  “前四年里我各项考校的成绩都差不多,是我自己私下找了教头,要做文官。”

  “叶家军既是水师,海战队的前途最好,多少人求之不得,你怎么反其道而行之?”

  “人各有志……”沉默一瞬,童屿又说:“军中医官也属文官,我想子承父业。况且那时你和长宁都大了,不再需要我时时照顾。”

  “就是从那时起,你我有些疏远了……”长安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飘来,“陪在我身边的人,换成了谭仲。”

  童屿冷哼一声:“我原以为是你先撩拨了他,现在看来倒是他先有意接近你。他只比我大半岁,心思却多了十年。”

  长安垂头默然,低声说:“他曾说过,最初确实有意讨好,让我帮他海训过关,能入得海战队;可后来,后来……是真的动了心……”

  童屿怒叹:“你真是痴儿!他跟着你,岂止是海训过关、入得海战队这么简单?结业大考,你若在战策上多用点功,夺得头名便不在话下;可你终日指点他应考,让他考得优等,自己只拿了第三名!靖海侯不知内情,还赞你学业有成,你可知营中有人为你惋惜?还有,谭仲那个优等怎么得来的,你瞒得过别人,瞒得住我吗?咱们之前的少年营,结业优等不过六人、八人,谭仲偏偏考得十一名,你去求了靖海侯,将前十二名都划为优等,才让他首授军职就高过别人一级!”







------------------

长安那句我亦不负你,是我忽然想起雍四爷著名的朱批,朕就是这样汉子~尔等大臣若不负朕,朕亦不负尔等~
海战队跟云战尉一个出处,某国产动画片



评论(10)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