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奈何哎呦呦

编故事

长夜难安37

        入夜,大营内燃起油烛火把,照得白昼般通明。皇帝率众人在军灶上用过晚饭、显示了体恤下情之后,便去御帐休息,长安等人也各回营帐。
       春夏之交,西南天气已热,因临着运河的缘故,又多了几分湿气,长安脱去穿了一整日的战甲,头盔几乎倒得出水。身体着实疲累,却不愿立即去睡,思忖着是命军士唤谭仲过来还是自己直接过去?犹豫片刻,还是唤了帐外的军士进来。
        应声而入的却是童屿。
        见长安有些意外,童屿把手中的药箱略扬了一下,平静地说:“我来给你敷药。”
        他身体一移,长安才看见自己的亲随军士小宝跟在后面,这个十几岁的少年仍穿着军甲站得笔直,“侯爷有何吩咐?”
       长安有些慌乱地看了童屿一眼,谭仲的名字难以出口,只对小宝挥挥手,“现在没事了,你下去休息吧。”
        童屿十分熟练地打开药箱,见长安站着不动,微笑一下:“还要我帮你脱裤子不成?”
        “不用不用!”长安一边坐下解开里衣一边说,“我伤在腿上又不是后背,自己也能敷药,不必每天劳烦阿屿哥哥。你也累了一天,该早些休息的。唔,你看,这疤痕已经浅了许多,再敷几次也就行了……”
        童屿面上保持着微笑,涂药的手指微微有些颤抖,对长安絮絮的闲话并不回应,反而开口说道,“今日看见谭仲,威风了许多。”长安立时闭口无声。
        “这几年,你一有心事就爱说些废话掩饰!其实,有些事你不必藏在心里让自己难受。”童屿敛了笑容继续说,“谭仲虽在西南军得了提升,军籍却仍属明州水师,是你的副手;他带的那队军士,也是靖海侯派出的援军。你既然到了这里,他理当主动禀告军情战况。这一队人,同回明州还是留在此地,你也该有个打算,尽早向圣上请旨。”
        长安叹口气:“阿屿哥哥,你我一起长大,什么事都瞒不过你。”童屿不答,又唤了小宝进来,吩咐他去传谭仲。
        长安敷药完毕理好衣衫,头上又出了层汗。童屿见他心神不宁的样子,拧了手巾给他擦脸,自己装好药箱退了出去,免得尴尬。
        童屿刚走,小宝便带着谭仲来了。
        谭仲身穿明州军服,神情肃然地向长安施了军礼:“明州水师特遣营统领谭仲,向安澜侯复命!”
        长安只觉得眼眶发酸,挥退了小宝才开口道:“恭喜谭将军高升……在我这里,不必这么拘束。我们……还像从前那样。”
        谭仲沉默了一瞬,恭谨地说:“属下不敢放肆!”只把出征以来的军情一一陈述,半个多余的字也没有。长安恍惚觉得,他说话的态度,仿佛昔日对着大哥靖海侯一般,公事公办;即便是面对大哥,谭仲也不会一直半低着头,目光不敢对视!
        长安一直盯在谭仲脸上,却始终触不到他的目光。酸涩如潮汐般层层涌起,愈涌愈高,将长安的整颗心淹没。
        等谭仲说完军情,长安便迫不及待地开口:“你这次出征立下大功,给明州水师挣了脸面,大哥少不了给大家封赏。你这就回去传令,命将士收拾行装,随圣驾一同前往明州,咱们回家去!你既已升了参将,回去自然不能再做我的副手,我定向大哥禀报,让你做平江舰的统帅,我甘愿在你之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