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奈何哎呦呦

编故事

长夜难安38

        谭仲闻言抬头,目光猝不及防地与长安撞在一处,电光火石间,长安蒙着微微雾气的眸子映了满眼。只是瞬时的怔忡,谭仲扬起唇角,努力做出一张笑脸:“安澜侯说笑了……”
        “不,我是认真的!我明日一早便去请旨,你跟我回去!如今你有军功,谁也不能小瞧了你。你不是想做平江舰的主官吗?只要回去,平江舰就给你调遣……”
        “安澜侯厚爱,属下感激不尽!”谭仲打断了长安的话,“但,平江舰乃是明州水师新旗舰,主官必定是叶家军统帅,那,是我此生不能坐上的位子……其实侯爷心中也明白,平江舰主官、叶家军副帅的人选自始至终只有一个——非你莫属。属下当初离开明州,固然是朝廷战事所需,却也想挣个不受非议的前程。属下,自启程之日就没想过再回去。”
        长安动了动嘴唇,终于没有发出声音。沉默片刻,才盯着谭仲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倘若我定要你回明州呢?”话虽说得硬,目光里却带着恳求与期盼。
        谭仲移开了视线,不肯与他对视,尽力平静的说:“如今雍平初定,朝廷正是用人之际。先帝亲封的安澜侯,自然晓得以国事为重。属下想跟侯爷讨个恩典,求侯爷在圣上面前举荐属下,将我调入雍平新军,永守西南边疆。”
        “你,真的要永远离开我?”长安的声音如梦呓般飘来。
        谭仲头垂得更低,单膝跪地:“属下求侯爷成全!”
        长安不答。帐中是令人窒息的沉默,帐外却传来喧嚣,是军士小宝的声音:“云战尉,我家侯爷正在与谭将军议事,您不能进去!”
        “谭仲?议事?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可议!我倒正想与谭仲叙旧!”听见帐外是龙隽的声音,长安料到小宝拦不住,来不及多想,先上前拉起了谭仲:“起来再说!”
        谭仲刚站起身,龙隽已跨了进来。长安拉住谭仲臂膊的手还没收回,被龙隽狠狠盯了一眼。
        长安有些不自然地垂下手,手指留恋地拂过谭仲的手背,脸上及时堆起了笑容,“谭将军可还认得他?”
        谭仲只觉这人十分眼熟,懵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龙隽!回了云州的小龙隽!”
       长安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呵呵笑着说:“哪里还是小龙隽?少年营结业分别三年,你看他长得跟你一样高了呢!他如今是北军云战尉,哦对了,他其实是肃王之子,本名祉俊,当初在少年营是假托了身份。不过咱们旧同窗在一起,还是叫龙隽顺口,他也习惯了,倒不必改口。”
        “旧日同窗,还属谭兄本领不凡,军职升得这么快,着实让人佩服!”龙隽说着,伸手拿起小几上的茶盏喝了一口,转脸又问,“此次可是要跟长安一起回明州?”
        “自然……”
        “不!”
        长安和谭仲两人同时开口,说的完全不同。龙隽目光一亮,抓住谭仲的话追问下去:“谭将军可是要留在这里?”
        谭仲点头,长安却板了面孔:“谭仲,你军籍仍在叶家军,自然听我调遣。你回去传令水师特遣营整装,全队将士都回明州去!”
        谭仲望着长安,有些认命似的叹了口气,躬身回答:“属下,遵命!”
        长安仿佛听见了世上最美妙的声音,碍于龙隽在旁,努力抑住绽开的笑意。
        龙隽看着长安自唇角眉间溢出的幸福表情,又看了看谭仲有些无奈又如释重负的矛盾表情,忽然一个念头涌上心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