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奈何哎呦呦

编故事

长夜难安39

        这念头仿佛带着温度,烫得龙隽心里一慌、不愿细想;勉强与谭仲、长安闲谈片刻,回忆些少年营往事便起身离开。谭仲也借机告退,帐中只剩长安一人。 

        长安一心想尽快把谭仲带回明州,念及各军驰援西南是奉了圣命,现在要调动人马仍需请旨,便取出纸笔,斟酌辞句。反复改了几次,将奏章拟定已是深夜,这才满意地睡了。

        皇帝在西南军中的第二天,是到大营的后山射猎。这后山原本林木繁密,自西南军在此建营练兵,不断砍伐树木,几十年里将地形摸得熟透,林间也踏出数条大道,此次临时改作围场,来讨天子欢心。

        林间走兽有限,鸟禽倒多,皇帝一早被众人簇拥着上山,行进中搭弓引箭,颇有收获。云州北军最擅骑射,龙隽紧随皇帝身旁,有意无意地展示身手,引皇帝询问,言谈间将话头转向了各军抽调来援的队伍去留之事。

        皇帝眉头微拢一下,又和颜问道:“你有何见解?” 

        龙隽握着缰绳的手渗出汗来,尽量把昨晚那个念头说得冠冕堂皇:“臣少年时曾在明州水师受训,如今在云州军中,得以将两军练兵之法对照,深感受益。臣觉得朝廷五军各有所长,但相隔遥远,难以取长补短。本次各军精锐汇聚西南,不妨就此留下,统编入雍平新军,为朝廷演练治军新法,以保我朝军力强盛。况且沙场立功的将校就地留任,也可震慑雍平,不敢轻举妄动。” 

        皇帝掩去目中深意,望着龙隽沉吟片刻,缓缓道:“云战尉所言,甚合朕意。”说着举目环视,对近旁的楚帅、骁骑将军、羽林副将等人说道:“这些日子,朕一直在想雍平之事。我朝开国以来,天下承平已近百年,五军驻守各方,虽军纪严明、勤于操练,却难免因循守旧,疏于实战。小小的南藩作乱,本非朝廷大患, 朕命各军驰援,不过借机练兵。”顿了一顿又道:“朕只是没想到,南州会毁于战火,若非水师应对得当,还险些逃了要犯!”

        楚帅听得心中一惊,急忙离鞍跪倒请罪。皇帝命人扶起楚帅让他宽心,自己继续说道:“雀崖旧城临海而建,如今改做雍平首府,少不得要驻守一支水师精锐;羽林军和骁骑军久居上京、东都,难免骄纵,正需磨练一番;这三支援军便留在雍平编入新军,其余将士自西南军中挑选。至于北军的人,擅长骑射、阵列,而此地多山多水,难有用武之地,便回云州去吧。”

        御前众人齐声称是,龙隽想着谭仲将奉旨留在雍州不能跟随长安,正暗自窃喜,冷不防听见皇帝问:“叶长安哪里去了?” 

        长安这一路怀揣奏章跟在外围,始终一箭未发。旁人以为他出身水师,骑射不精,倒也无人与他比试。忽然有侍卫来传口谕,将他带至御前。 

        皇帝朗声一笑,问起平江舰和明州船坞的情形。长安如实禀报,平江舰已下水一年有余,舰上兵士操练多时,已掌控自如,只等圣上授旗;船坞中另有一舰,已造得八成有余,料想年内便可下水,但舰上兵士仍未选够,需待本期少年营结业择优补齐。
        听完长安的话,皇帝微微点头道:“明州水师有靖海侯在,朕甚是放心。眼下雍平这里,还需安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