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奈何哎呦呦

编故事

感同身受

Vic:

世间那么美的爱,你我却偷偷把它藏了起来

学生时代暗暗喜欢着一个男同学,他坐在教室的右后方,头发理得很干净,笑起来爽朗,成绩特别好,有时我回头拿书包里的书或者和后桌同学说话总会偷偷看他,看他和其他人开玩笑,看他拿着篮球站起身,看他低头写作业的样子。

第一次看[情书]也是在喜欢他时的某天,窝在同桌的家里拿她家的录像机看,那时同桌特别喜欢柏原崇,一边放一边对着我唠叨世纪末的美少年,老电视机放起白茫茫的雪,博子,藤井树,藤井树还有“你好么。”“我很好。”同桌彻头彻尾说着镜头里图书馆窗边的男藤井树的美,而我则偷偷地想到了暗恋的那个男孩子,有点恍惚,同桌问有没有喜欢过谁呢,我摇摇头,这就是一场暗恋,至今都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男藤井树对女藤井树的暗恋在片尾揭示布公,女藤井树拿着画有她肖像的借书卡了然于心却不知所措,想哭又不好意思的样子,也其实是当年女藤井树同样暗恋男藤井树的昭示。

在很后来接近青春褪色的一次同学聚会时,又见到了那个男同学,似乎还是我喜欢他时的他,穿干净的衬衣,爱开玩笑,柔和温暖,好像时间没有对他做出太多残忍的改变,我们两依旧如当年没有交集,坐在餐厅的圆桌旁,相隔三个人,最后散场公式般地挥手致意。我想了想,那么多关于他的东西一尘不变,可惜我的暗恋早已结束了。

藤井树的妈妈问博子,「博子さんはまだあの子のことが好きですか?」第二次看这部电影时身在神户,因为这个场景突然也和里面藤井的妈妈般哭了起来,不知名的情愫在心里生长,好像在那次暗恋后属于我的所有爱恋也都一起被带走了,于是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哭得稀里哗啦。

博子对秋叶和秋叶友人说当年都没有被藤井求婚,藤井只是叫她过去、拿着戒指一声不吭,博子实在忍不住才反过来问要不要结婚,藤井说好的。大家听完都笑了,秋叶说那家伙就那样。

回国后也见过当年的几个同学,暗恋的男孩没来,有个和那个男孩在学校时关系特别好的同学倒是来了聚会,同学在闲聊时微微提起男孩的妻子怀孕了,大伙儿又是一阵羡慕嫉妒恨的起哄,喝了些酒,聊了聊个人生活与往事,同学跑来说以后去日本要找我做攻略,还问什么电器买来合算,我开玩笑说你们当年几个好哥们儿应该都带着老婆和孩子一起来个说走就走的旅行,同学点头说这主意好,然后冷不丁地来了一句“对了,XX(暗恋的男孩子)当年可是暗恋过你呢。”噗通噗通,我有点接不上话,同学又说“就知道你当年很嫌弃他哈哈哈哈。”噗通噗通,时隔十年,我的暗恋土崩瓦解。

男孩有了妻子和孩子,可惜我什么也没有,而所有的爱都好似没有了昨日,没有了明天,一点点积累起来全部用尽。现在努力抓着20代尾巴的我,大概再也体会不到那时的心境了。

秋叶让博子对着藤井去世的大山喊话,博子不知道如何是好,秋叶先上前大声喊“藤井,你还唱着松田圣子的歌么?”“藤井,博子是我的了。“

第三次看[情书],特别特别喜欢秋叶先生,他是藤井树的对立面,是藤井树的情敌,是能把藤井树不敢说出口的爱说出来的男人,他呵护着博子,是即使知道博子的过去爱情却依旧爱着她并且认真对着她说“我爱你”的男人。如果学生时的爱是给了藤井树,那是已失去,那成年时的爱应该是给秋叶先生,那是已得到。

秋叶推了一把博子,在空旷的雪地里,面朝大山,向着逝去的爱人,博子循环地喊道
  
  「お元気ですか?」
  「あたしは元気です。」

  「お元気ですか?」
  「あたしは元気です。」
   …

在我青春岁月里占了好些时光的男孩,你好么,现在的我,很好。


评论

热度(82)

  1. 无可奈何哎呦呦Vic 转载了此图片
    感同身受